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阅读背景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[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]
多怪小说网 > 虫屋 > 第532章 生了
第532章 生了
更新时间:2020-04-08 16:14
http://www.doGuai.com/{{BookID}}/{{BookDetail.ChapterID}}.html
        陈楠听着姜游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出的气吹在脖子上,又潮又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光透过阳台落了进来,照亮了沙发的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楠感觉身后什么东西震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游移开头,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,“世奇老婆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陈楠转过头,“男孩女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男孩,他开心死了,男孩满月一般送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衣服,纸尿裤,或者银锁金锁之类的,”陈楠说着站了起来,她问,“喝鱼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有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饭没有,下碗馄饨或者饺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煎个饺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。”说着,陈楠便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游把一个沙发垫垫在头后,咸甜大战群里,袁纾和周韬起哄让赵世奇发红包,姜游刚想跟着起哄,红包就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点开,18.6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一看其他人,袁纾52.4,周韬62.4,赵世奇66.6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游:?

        袁纾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厨房门推开了,陈楠端着一盘煎饺走出,她说:“好了,过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饺子放在餐桌上,然后又把鱼汤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游走到餐桌边坐下,拿起筷子,夹了一只煎饺咬了一口,是芹菜猪肉馅的,底部焦黄,很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楠舀了碗鱼汤放在他面前,“接下来不出去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株洲,你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除了株洲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年估计还得出门一趟,”姜游端起碗,喝了口鱼汤,“接下来就没了,可以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工作吗?”陈楠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楠没有再问下去,她换了个话题,“你还有个同学呢?去年一起吃过饭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袁纾啊,估计也快了吧,过年见过父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游一口气扫完了大半盘的煎饺,他舒了口气,整个身体都松懈下来,他看着陈楠问:“楠姐,你知道我在沙漠里最想吃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西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漠里吃西瓜,亏你想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,在冰箱里冰了一夜的西瓜,又甜,水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会儿去买个西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我都回来了,我要喝西瓜冰沙,加奶盖,”姜游把碗里的鱼肉捞出来吃了,“下次我带你去罗镇,不进沙漠,就去吃羊肉,然后去旁边的沙漠公园里走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没去吗?”陈楠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累了,在沙漠里,往前走,你以为已经走了很远了,可能就是挪了几百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在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车的,开的我想吐,姜末倒是满适应的,”姜游把剩下的煎饺扫完,把汤喝了,然后他双手摸了摸肚子,又捏了下,“瘦了,回去称下,说不定减了有十斤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楠笑着伸出手,拍了几下姜游的肚子,“是瘦了,应该再多呆几天的,说不定你的减肥计划就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真要了我老命了,”姜游抓着陈楠的手,他说:“晚上的时候挺美的,漫天都是星星,又大又亮,像一条河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,城市里是光污染太严重了,”姜游拿出手机,点开相册找到星空的照片后把手机递给陈楠,“手机拍不出来,真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楠仔细看着照片,她问:“有小末照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的,你往前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楠一张张地看着翻着,她指着一张问:“这是日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的,还有落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天像画上去的,这么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人站那,可晒了,而且都是沙子,这些沙子会到处钻,鞋子里,衣服里,头发里,都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楠终于翻到了姜末的照片,姜末站在沙脊上,身后是一串的脚印,“这个拍的好,”她把照片放大了,语气中有些可惜,“有点糊,应该多拍几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晒了,眼睛都睁不开,还有一片胡杨树林,挺漂亮的,可惜手机没电了,没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燕京。

        谢东的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庄泽坤找出茶杯和茶叶,泡了茶。他说:“我每次来这里,总觉得谢老师还在,坐在他的位置上,处理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杯子放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管清彤拿起杯子,轻啜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庄泽坤在另一边的圈椅上坐下,“我碰到那个鱼缸的时候,我好像被拉去了一个地方,我看到了很多画面,只有画面,没有声音,我花了很长时间,才大概理清楚了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其中有部分是猜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整理了下思绪后说:“牧笙姐在山上杀死的神,他降临这个世界的时间比我们知道的要早,沙漠里的祭坛,是他第一次出现的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推测的话,至少也有十年,二十年,”庄泽坤扭头看向管清彤,“沙漠里很难判断时间,画面的视角,可能是鱼缸的视角,而且开始一直是在沙漠里,没有办法判断时间,还有很长的静止的画面,那可能是他没有带着鱼缸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到了孟元白,他可能是迷路了,被他救下了,”庄泽坤拿起茶杯,喝了一口后,他慢慢旋转着杯子,“孟元白在沙漠里呆了一阵子就走了,我不能确定是多久,接着,他发展了一支信徒,那座祭坛就是在那个时候建造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后来,就是三十一年前的事了。那时候的画面非常的混乱和扭曲,只能勉强判断出,鱼缸带着他的一部分意识逃了出去,还有,我不能确定,但是我感觉,那部分遗体,是他故意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管清彤手中的茶杯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洒了一地,茶杯滚了几下滚进椅子里滚到了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管清彤起身,她把茶杯捡了起来放在茶几上,庄泽坤拿着一盒纸巾走过来,蹲下,开始处理地上的茶叶和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收拾的差不多后,他们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庄泽坤说:“我发现这一点后,我当时也非常震惊,我反反复复推演了很多遍,才确定我的感觉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面是大段的静止的画面,我判断他蕴养了一段时间后,去了别的地方,不知为什么没有把鱼缸带在身上,最后一个画面里,我看到了谢老师很孟元白,他们联手把这里封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清彤思索了片刻后她问:“那谢老师为什么不记得孟元白,也从没有和我们提过这些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庄泽坤站了起来,他来回走了几步,“我的判断是,后来,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清彤看着微湿的地面,“我想起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我从燕京回唐江,到唐江的时候,出站后,我看到了任修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庆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庄泽坤说:“丧礼上我没有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觉得有些奇怪,但没细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管清彤摇摇头,“薛山湖下祭坛的位置,姜游前阵子提醒过我这件事,研究所的位置被暴露了,有没有可能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下山是为了追求突破,我觉得他不可能投靠镜湖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是遗体,如果遗体能够让他突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庄泽坤说:“我会查清楚他那时来燕京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清彤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姜游,你觉得该怎么办?”庄泽坤沉吟了片刻后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庄泽坤坐回圈椅里,他说:“鱼缸带着他的一丝意识回到祭坛,蕴养了多年后,他恢复了一些实力,借着一些机缘,他成为了姜游,然后在七年多前,觉醒了记忆,最后回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镜湖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可能找到胡跃峰的那个人,是他的信徒,所以当时他才赢的那么容易,并且把核心拿走了,也有可能,他和镜湖会完全没有关系,他只是想掩盖他的身份,所以有意识在误导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”管清彤摇了摇头,她说:“我算到的未来,他会是很重要的存在,他会站到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姜游陪着陈楠去学校接芸芸回家,顺路吃了顿晚饭。回虫屋的路上,他买了大杯的西瓜冰沙,一边喝,一边看着来去的行人。慢悠悠地晃回店里时,林昱正准备打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游对着啾啾招了招手,啾啾在空中飞了半圈后,落在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乖,”姜游一边逗啾啾,一边和淋浴说:“辛苦你了,明天你在家歇着吧,多歇几天,这几天我来看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昱怀疑地看了姜游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游保证说:“我每天都会开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休息几天,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上楼睡觉去了,你走的时候,把外面门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游走上了楼,他推开卧室的门,朝里走了一步,想了想,又退了出来,转身往侧卧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末背对着他盘腿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游坐在床边,踢掉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末没有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生气了,你这小小的一个人,生个一周的气,差不多了,”姜末躺了下去,“难道你还想,我们帮着他完成他那些想法?你老实交代,他怎么买通了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末转过身,他趴在床上,通红的眼睛盯着姜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嘛,费点力气,修个墓,给他找个后代守灵,就算是了断因果了,不亏的,”姜游伸手揉了揉姜末的头发,“我现在不也好好的,养个几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末的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长那么丑,做成飞毯,黑乎乎的,一点都不拉风,”姜游双手枕在脑后,“我保证给你搞个炫彩的飞毯,让你当夜空最靓的崽。”

http://www.doGuai.com/{{BookID}}/{{BookDetail.ChapterID}}.html
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:多怪小说网
手表
数据线
手机